Drop Down Menu
   您現在的位置: 奉賢書法家協會 >> 書苑雜談 >> 正文
   
推薦文章 “翰墨書盛世”奉賢區書法家協會…
推薦文章 奉賢書法家協會第四屆理事會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四屆一次會員大會和四屆…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第十二次理事會會議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第十一次理事會會議
推薦文章 上海市五屆草書、七屆隸書展入展…
推薦文章 第五屆上海奉賢“言子杯”國際學…
推薦文章 【征稿】“翰墨書盛世”奉賢區書…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十次理事會、2017年…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4)
推薦文章 2017年奉賢作者獲獎、入展市書協…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3)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2)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1)
推薦文章 奉賢區書法家協會2017年度入會會…
推薦文章 奉賢書法家協會三屆九次理事會
推薦文章 第四屆上海奉賢“言子杯”國際學…
推薦文章 2017年9月30日奉賢書法家協會一行…
推薦文章 【征稿】第四屆上海奉賢“言子杯…
推薦文章 奉賢·銅陵書法聯展5月8日在銅陵…
推薦文章 奉賢區書法家協會2016年入會會員…
推薦文章 上海奉賢.安徽銅陵書法篆刻聯展征…
推薦文章 熱烈祝賀奉賢書協被評為上海書協…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下基層送春聯活動剪影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八次理事會、三屆四…
 
單調的愉悅才是快樂的本質
作者: 相啟明    文章來源: 編輯/二槐齋    點擊數:1663    更新時間:2015-2-16

 

單調的愉悅才是快樂的本質

 

 

我是相啟明,和諸位一樣是一個虔誠的書法愛好者。

 

在座的許多同行都是我的長輩,或許在書法之外,我們存在差異。今天我作為一個書法的“後進生”,來抒發一下我們小輩在學習書法中的收獲。

 

本人今年28歲,從1993年開始學習書法,浮誇地講,書齡二十年有餘了。但往年由於年歲的原因,一直沒什麼長進,青春期的時候也沉迷於網絡遊戲和體育運動,在同齡人中可以說是不學無術。現在,在朋友眼中的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一種說法是一個從來約不出來的人,另一種說法是,好像入了邪教,每天都定時發功的人。

 

從勤於練字開始,今昔的差別很大。我想老一輩估計沒有體驗過這一種180度的轉變的刺激。老實說我很享受這種令同齡人側目的神秘感。

 

如果是老年人的話,朋友約我出去打麻將很正常,我說今晚要寫字也很正常。但是現在,朋友約我出去打球、去唱歌,我說今晚要寫字,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這就是收獲之一。滿足了我從青春期以來對“腔調”的需求,是一種惡趣味。

 

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很多正麵的收獲。

 

我不到六歲,身為語文老師的媽媽就帶我拜師學習書法。借此機會我要感謝我的啟蒙老師沈老師,以及之後經常指點我的朱老師、石老師、黃老師等。

 

我媽媽有句口頭禪:古人說什麼什麼……古人說什麼什麼……小時候的我還相信。懂事之後就不服氣,大道理誰不會說,沒有科學的愚昧年代能有什麼有價值的見地呢?

 

請大家不要見笑,認為這樣的想法很幼稚,可以說在同齡人中,這樣的想法不在少數。這就是科學普及年代年輕人的普遍想法。

 

迷上書法之後,我就不可避免地對古代先賢有了一些了解。

 

 我開始知道魏晉遺風,了解漢唐禮法,能夠區別先秦諸子百家。以前我也聽說過諸子百家,孔孟荀墨莊老,我知道他們在爭,爭什麼我不知道。在了解了墨子的說法後,我依然投入了墨子門下,之後,又投入了莊子門下,又投入了老子門下,又投入了韓非子門下,我簡直是一顆牆頭草。幾經周折,最後,我臣服於偉大的時代,那些風度和抱負,豈是我們這些號稱偉大年代的人所能比擬的。可以說,通過書法,我對中國文化認識的轉變,如同從唐伯虎到文徵明的轉變一樣。我明白了,無論是什麼年代,持之以恒,精毅專注才是立足之本。

 

所以,我獲得了文化的認同。民族學家提出過,中華民族的形成並不取決於血脈的傳承,而是出於對文化的認同。父母讓我擁有了中國國籍,而書法才讓我真正意識到了自己是炎黃子孫。

 

第三個收獲,書法使我變得細膩,善於發現美。以前,我不敢想象,沒有了KTV,沒有網絡遊戲,沒有手機,生活該有多煎熬?古人是怎麼挺過來的?後來,古人告訴我:窗明幾淨、筆墨精良,亦是人生一樂也。或許最單調的愉悅才是快樂的本質。學習書法提高了我們另一種尋找美的方式。無需過多的色彩和口味,深更半夜的沉默是美好的,體育競技中的對抗是美的,家人勞作的雙手是美的,醉酒後的方向是美的。

 

鬧市的喧囂很熱鬧,但你知道嗎?我們的聽覺是細膩的,可以分辨得出蝴蝶和蜻蜓的振翅;麻辣火鍋很刺激,但你知道嗎,我們的味蕾很細膩。舌頭的各個部位對美味的體驗都不同。電視電影很炫目,但你知道嗎?其實我們的眼睛很細膩。黑白之中也能分出五彩。

 

吃慣重口味的嘴,又怎能明白,有一種美味叫“霜打的青菜”?

 

很高興我可以和這麼多書法愛好者聚在一起,感謝這個群體把我帶進這美妙的天地。

 

(本文是2014年年會的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