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p Down Menu
   您現在的位置: 奉賢書法家協會 >> 書法教育 >> 正文
   
推薦文章 “翰墨書盛世”奉賢區書法家協會…
推薦文章 奉賢書法家協會第四屆理事會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四屆一次會員大會和四屆…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第十二次理事會會議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第十一次理事會會議
推薦文章 上海市五屆草書、七屆隸書展入展…
推薦文章 第五屆上海奉賢“言子杯”國際學…
推薦文章 【征稿】“翰墨書盛世”奉賢區書…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十次理事會、2017年…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4)
推薦文章 2017年奉賢作者獲獎、入展市書協…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3)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2)
推薦文章 2018奉賢書協寫春聯送福活動(1)
推薦文章 奉賢區書法家協會2017年度入會會…
推薦文章 奉賢書法家協會三屆九次理事會
推薦文章 第四屆上海奉賢“言子杯”國際學…
推薦文章 2017年9月30日奉賢書法家協會一行…
推薦文章 【征稿】第四屆上海奉賢“言子杯…
推薦文章 奉賢·銅陵書法聯展5月8日在銅陵…
推薦文章 奉賢區書法家協會2016年入會會員…
推薦文章 上海奉賢.安徽銅陵書法篆刻聯展征…
推薦文章 熱烈祝賀奉賢書協被評為上海書協…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下基層送春聯活動剪影
推薦文章 奉賢書協三屆八次理事會、三屆四…
 
書法線條“五體”說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 二槐齋編輯    點擊數:1696    更新時間:2014-7-15

 

書法線條“五體”說

  中國書法是抽象的線條藝術。線條則是書法的基礎、靈魂,是書法賴以延續生命的惟一媒介,古往今來多少書法家為之頂禮膜拜,如癡如醉!
書法的線條何以具備如此魅力?
  或許我們可以從線條的形體中找到正確的答案。線條由骨、筋、脈、肉、皮五者構成,缺一不可,分而為五,合則為一。“骨、筋、脈、肉、皮”,也即中醫之“五體”,是構成整個人身形體的重要組織。早在公元前3世紀的我國著名醫著《黃帝內經》中就有關於“五體”的論述:“骨為幹,脈為營,筋為剛,肉為牆,皮膚堅……”總體來說,以上描述非常確切,符合現代醫學。
   書法中最早運用醫學術語來描述線條的,大概要數晉衛夫人《筆陣圖》:“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從此,“骨”、“肉”、“筋”等象征力量、生命的字眼開始出現在描繪書法線條的語彙中。自晉以降,各個朝代皆有論述。如清康有為《廣藝舟雙楫》說:“書若人然,須備筋骨血肉。”更有甚者,元陳繹曾《翰林要訣》和清張廷相、魯一貞《玉燕樓書法》中,都出現了專論“血法”、“骨法”、“筋法”、“肉法”的章節,可遺憾的是,沒有“皮法”一說。線條有骨有肉,豈能無皮?無皮覆體,拋筋露骨,血肉模糊,這樣的線條豈能給人以美的享受,倒是給人以頭破血流、滿身創傷之感吧!因此,線條必須五體具備,不可缺也。下麵淺述線條各體。
   “骨”,是指線條剛勁有力、氣勢雄強的狀貌。“映日照之,線條中心有一縷濃墨,日光不透”(《夢溪筆談》),這是沈括對徐鉉書法線條妙處的稱讚。這日光不透的線條中心,便是線條之骨,四周略透的便是皮肉筋脈。這種現象與醫學上X線片相似,片中隻見骨,隱約處則為筋脈肉皮。因“線條中心有一縷濃墨”,才使我們感覺這種線條特別有厚度,可“觸摸”到,於是二維空間變成三維空間,便產生立體感。清劉熙載《藝概》:“字有果敢之力,骨也”。可見力是骨體的表現。書法曆來強調筋骨及其作用,以骨健筋豐者為上品。清朱履貞《書法捷要》亦雲“然血肉生於筋骨,筋骨不立,則血肉不能自榮。故書以筋骨為先。”《玉燕樓書法·骨法》雲:“夫骨,非棱角峭厲之謂也。必也貫其力於畫中,斂其鋒於字裏,則縱橫大小無或懈矣。惟會心於‘直’、‘緊’二字,斯能得之。”因而,線條骨體與高超的用筆技巧(中鋒用筆)最為相關。 
   “筋”,是指線條緊斂、渾勁內含的狀貌。《素問·五髒生成篇》“諸筋者,皆屬於節”,筋附著於骨而聚於關節,是聯結關節、肌肉的組織,可見筋與骨肉的關係極為密切。《說文解字》釋筋為“肉之力也”,《藝概》亦言:“有含忍之力,筋也”,因此,“筋”本身是力的表現,而且這種力量是有深度的,偏於內含而不外露。《翰林要訣》:“字之筋,筆鋒是也。斷處藏之,連處度之。藏者首尾蹲搶是也;度者空中打勢,飛度筆意也。”古人一般把筆鋒比作線條之筋,這種說法符合“筋”之本義。若筆鋒斷處不藏,連處不度,則露筋之病生也
   “脈”,是指線條豐潤活脫的狀貌。它本義是指血管,《說文解字》釋為:“血理分(斜)行體者。”血在脈中循行,外達皮肉筋骨,主要是對皮肉筋骨起營養和滋潤的作用。故《難經》有“血主濡之”之說,但血必須循行於脈中,若逸出脈外,即失去濡養功能。前人謂水墨乃字之血,過淡則傷神采,太濃則滯筆鋒,需做到“濃欲其活,淡欲其華”(清周星蓮《臨池管見》)。《翰林要訣》亦雲:“字生於墨,墨生於水,水者字之血也。”故線條脈體中循行之血乃水墨也。水墨調和,運用恰當,才能使線條產生豐潤而活脫的狀貌,才能構成生動活潑的生命之體。《廣藝舟雙楫》言.“血濃骨老,筋藏肉瑩,加之姿態奇逸,可謂美矣”以及蔡邕《九勢》中所謂“下筆用力,肌膚之麗”,其“骨老”、“筋藏”、“肉瑩”、“肌膚之麗”等種種美的質感都與水墨(“血”)相關。故曆來書家對水墨要求很高,諸如墨要生墨,水要新汲,研墨要涼等。
   “肉”,是指線條豐滿柔韌之狀貌。《玉燕樓書法·肉法》:“字之肉係乎毫之肥瘦,手之輕重也。然尤視平水與墨。水淫則肉散,水嗇則肉枯。墨濃則肉癡,墨淡則肉瘠。粗則肉滯,積則肉凝。”《翰林要訣·肉法》:“捺滿、提飛,字之肉,筆之是也……捺滿即肥,提飛則瘦。肥者,毫端分數足也;瘦者,毫端分數省也。”因此,線條的肉質,取決於用筆的輕重深淺及施墨的濃淡枯濕。但肉之“肥”和“瘦”,應視具體情況而定:疏處、平處要捺滿,密處、險處要提飛。
   “皮”,是指線條輪廓光滑、清晰、亮麗的狀貌,起著包裹血肉,不使筋骨外露的作用。(九勢》:“下筆用力,肌膚之麗”是說皮肉所具有的“麗”的質感。黃賓虹也說:“凡作畫必須能用飽墨,否則筆枯露骨,畫無皮肉;使人生憎。”這兩個例子,足以證明線條“皮”的重要性。清包世臣《藝舟雙楫·述書下》雲:“筆鋒著紙,水即下注,而筆力足以攝墨,不使旁溢,故墨精在紙內。”“若筆力欠佳,無以攝墨,水墨外溢,皮破血流,成為墨團,或水墨漫漶成塊,線條形體何在?因此,線條之“皮”與筆力最為相關。由於宣紙滲暈而產生線條輪廓的含糊朦朧,倒是給人帶來空靈虛玄,包孕姻組之感。這種墨跡中的朦朧美,恰如 <書譜·序》所雲“乍顯乍晦,若行若藏”,它暗示著生命律動,誠如我們目睹運動員汗出涔涔的情景。這與皮破血流截然不同,是我們應該注意的:
   書法線條要求五體具備,且還需五體勻稱協調,否則線條就會喪失美的質感、美的享受。諸如墨豬、肉鴨、春蚓、秋蛇等線條,徒令人生憎,何具美哉?另外,線條形體是神采的載體,若線條五體不備,更何言意態與神韻呢?
  宋代書法理論家薑夔在《續書譜·血脈篇》講到:“予嚐曆觀古之名書,無不點劃振動,如見其揮運之時。”居然靜臥紙麵的線條和點會“振動”起來,可見線條是一個活生生的機體。“五體”說的引入,是人生生命對線條的觀照,賦予了書法線條生動活潑的生命,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審美的意向。